31条行为禁令出炉网络主播别再打“擦边球”了|九派时评

为进一步规范网络主播从业行为,加强职业道德建设,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,6月22日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、文化和旅游部共同联合发布《网络主播行为规范》,“规范”明确,网络主播在提供网络表演及视听节目服务过程中,不得出现31种行为。

随着互联网不断发展,网络直播在促进灵活就业、服务经济发展方面,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主播也成为重要的就业形态。但与此同时,网络主播挑战公序良俗,甚至违法犯罪的问题不断发生,这种局面迫切需要更严格的行业治理。

其实,针对网络直播行业,已经出台过多份相关文件。如2021年年初七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对行业进行了系统的正面引导和规范管理。

在此基础上,这次发布的“规范”共包括十八条,将视线进一步聚焦到了主播的行为规范层面,为网络主播列明了具体的行为禁区。一方面对主播们可以起到督促作用,另一方面,也让平台在管理网络主播时更加有据可依。

具体来看,31条禁令,覆盖直播行为乱象的方方面面,基本上是对网络主播职业乱象的一个系统总结,它所规制的很多行为,正是以往一些主播常常会踩雷的地方。

比如有的主播刻意打擦边球,用低俗、色情来收获畸形的流量,所以“规范”提到,主播不得“炒作绯闻、丑闻、劣迹,传播格调低下的内容”,不得“展现带有性暗示、性挑逗的内容”。

对于虚假宣传、诱导消费等一些获利动机明显的违规行为,“规范”特别提到,不得“通过虚假承诺诱骗消费者”,不得“暗示、诱惑、鼓励用户大额‘打赏’”……

对网络主播的监管如此具体,并不是一种用力过猛。因为在流量经济时代,利益的驱动,很容易让一些网络主播剑走偏锋,为了收割流量而挑战公序良俗甚至法律法规,在内容和价值观导向上,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。

之前一些网络主播动辄以亿元为单位的带货体量,也说明这个职业的社会、经济影响力相当巨大。在此基础上,加强行业监管,明确行为红线无疑很有必要。尤其是网络直播的很大部分用户群体为未成年人,从净化风气、呵护未成年人成长的角度看,也有必要从严规范。

毕竟,网络直播的门槛相当低。像此次“规范”特别提到,对于需要较高专业水平(如医疗卫生、财经金融、法律、教育)的直播内容,主播应取得相应执业资质,这种监管要求,也是考虑到主播面向大众,没有资质审核,可能导致内容泥沙俱下、层次不齐,误导大众。

这里要指出的是,“规范”虽然如文件名所言,主要的约束主体是网络主播,是要倒逼主播们遵守行为规范,但对于短视频直播平台和经纪机构,同样有着约束效应。

其中“规范”明确要求,网络表演、网络视听平台和经纪机构要严格履行法定职责义务,落实主体责任。对于违反规定的网络主播,“规范”同样强调,平台应该有“黑名单”或“警示名单”等相关的惩罚机制。

所以,网络直播行业的发展越往后,必然会越发规范化。网络平台需要压实主体责任,网络主播也应该牢牢守住行为禁区,唯有如此,行业生态才能朝良性方向发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